中國扶貧理論研究論綱
發布人:張瓊文來源:華中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0-04-03
視力?;ど?img onClick="ChangeColor('#F9F6AF')" alt="" src="/images/61/color1.jpg" height="10" border="0" width="10">

中國扶貧理論研究論綱

黃承偉

(國務院扶貧辦 中國扶貧發展中心,北京 100028)

摘 要?2020年是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之年。在全面完成脫貧攻堅任務、鞏固脫貧成果、研究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的同時,還需要做好脫貧攻堅總結工作。對中國扶貧理論的梳理和總結,既是脫貧攻堅總結的重要內容,更是研究鞏固脫貧成果、確保我國扶貧工作從解決絕對貧困攻堅戰狀態向相對貧困常態化治理轉變的需要,也是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中國智慧中國方案的需要。

本文以習近平扶貧重要論述為指引,從本質論、優勢論、帶動論、改革論、兩動論、扶志論、綜合論、精準論、銜接論、合作論等十個方面對中國扶貧理論進行了梳理,旨在為脫貧攻堅理論成果總結提供參考。

關鍵詞 習近平扶貧論述;中國扶貧理論;脫貧攻堅;相對貧困

中圖分類號: F323.8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3456(2020)02-0001-07 ??

DOI編碼:10.13300/j.cnki.hnwkxb.2020.02.001

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和政府始終高度重視解決貧困問題,不斷完善扶貧戰略政策體系,持續向貧困宣戰。改革開放以來,黨和政府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開拓創新,實施有計劃、大規??⑹椒銎?,7億多貧困人口脫貧,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跡,成功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扶貧開發擺在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四個全面”戰略布局進行部署,明確目標任務,全面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全黨全社會合力攻堅,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為決勝全面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打下了堅實基礎。總結回顧中國扶貧歷史進程,梳理分析支撐不同階段扶貧戰略與政策演進的相關理論認識,無疑是豐富和發展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的重要內容。對于講好中國扶貧脫貧故事,理解全球貧困治理的中國智慧中國方案,具有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意義。

本文基于新中國70年來中國扶貧開發的實踐,特別是新時代脫貧攻堅的理論創新與實踐創新,從戰略地位、脫貧力量、扶貧脫貧方法、扶貧價值觀四個維度和本質論、優勢論、帶動論、改革論、兩動論、扶志論、綜合論、精準論、銜接論、合作論十個方面對中國扶貧相關理論問題進行了闡述,旨在為中國扶貧理論總結研究提供認識基礎。

一、消除貧困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在社會主義發展中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從戰略地位看,消除貧困是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征,打贏脫貧攻堅戰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重要體現,是中國共產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生動實踐。

中國扶貧本質論。消除貧困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確定了扶貧開發工作的戰略地位。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盵1]“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如果貧困地區長期貧困,面貌長期得不到改變,群眾生活長期得不到明顯提高,那就沒有體現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那也不是社會主義?!盵1]這些重要論述,從社會主義本質要求、中國共產黨初心使命、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全局高度,把扶貧開發工作的戰略地位和作用提高到了新的高度。從本質上說,新中國扶貧70年,就是中國共產黨堅持實事求是思想路線,帶領全國人民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的奮斗史[2]中國共產黨始終高度重視扶貧開發工作,從社會主義的革命、建設到改革開放時期,黨和政府始終致力于解決群眾的貧困問題,中國扶貧開發取得舉世矚目成就。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局出發,把扶貧開發工作擺在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黨的十九大之后,黨中央又把打好脫貧攻堅戰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攻堅戰之一。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對脫貧攻堅作出新部署“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鞏固脫貧成果,建立解決相對貧困問題的長效機制”[3]??杉?,扶貧本質論必然要求黨和政府要始終把解決貧困問題擺在最突出最優先的位置。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把解決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而在2020年后開啟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建設進程中,也必然需要把緩解相對貧困、縮小發展差距作為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

我國在2020年打贏脫貧攻堅戰,完成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消除、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整體性區域貧困的目標任務,這與第70屆聯合國大會所確定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17項指標中的第一項“消除一切形式的極端貧困”的目標是相對應的。我國打贏脫貧攻堅戰,意味著比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減貧目標實現要提早十年。這一歷史性成就表明,中國扶貧事業發展繼續領先全球,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優勢、動員能力、執政能力將得到更充分的證明,也是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歷史必然性的生動體現,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優越性、合理性和科學性的具體呈顯,更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顯著優勢的有力證明[4G6]。

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優勢和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是中國如期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的根本保障

從脫貧力量看,中國實現大規模貧困人口脫貧的根本動力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優勢和社會主義制度優勢,舉世矚目的脫貧成就是發展帶動、改革驅動、大扶貧推動、志智雙扶內動多種力量綜合作用的結果。

中國扶貧優勢論。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最大的優勢。無論是改革開放以來的扶貧開發工作,還是新時代脫貧攻堅,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為中國人民謀幸?!鋇某跣暮褪姑?,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工作宗旨,不斷加強黨對扶貧工作的全面領導,強調各級黨委和政府主體責任,聚焦基層黨組織建設,以“盡銳出戰”為要求選拔和考核扶貧干部,充分發揮黨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和密切聯系群眾優勢,把脫貧責任扛在肩上,把脫貧任務抓在手上,切實把黨建優勢轉化為扶貧優勢,為脫貧攻堅事業提供了組織保證,輸入了強大動能。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歷史已經并將繼續證明,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民族復興必然是空想。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新中國成立,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推進社會主義建設,為當代中國發展特別是消除貧困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清晰表達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社會主義所具有的獨特的政治優勢。如何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優勢轉化頂層設計,進而通過政策體系的基層落實實現扶貧脫貧目標? 習近平總書記提供了根本遵循,指出:“要強化扶貧開發工作領導責任制,把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地)縣抓落實的管理體制,片為重點、工作到村、扶貧到戶的工作機制,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扶貧開發工作責任制,真正落到實處?!盵1]“加強領導是根本,發揮各級黨委領導作用,建立并落實脫貧攻堅一把手負責制,實行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一起抓,為脫貧攻堅提供堅強政治保障?!盵1]五級書記抓脫貧攻堅,是強化黨對扶貧工作領導的核心,黨是領導一切的,每一個層級,只有黨的書記親自抓,才能充分體現工作的重要性。

為把五級書記抓脫貧攻堅落到實處,中央制定了省級黨委政府扶貧開發成效考核辦法。對省一級黨委政府進行考核,考核對象實際上就是省委書記,這是我們黨治黨管黨的歷史性創新,也是黨實現對脫貧攻堅全面領導的最有力呈現。

保持重點縣黨政正職在脫貧攻堅期內保持穩定,這是堅持黨實現對脫貧攻堅領導的關鍵。貧困縣是脫貧攻堅的主戰場,縣委政府正職是一線總指揮。貧困縣黨政主官的穩定,是脫貧攻堅工作穩定的組織基礎,為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提供了政治保證。脫貧攻堅戰實際上是我國農村發展的一場深刻革命,脫貧攻堅的目標不僅僅是解決本縣數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脫貧問題,而是期待貧困縣黨委政府能夠充分利用脫貧攻堅帶來的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支持及環境,能夠在脫貧攻堅期內,把本縣域發展水平提高到一個新的歷史高度[7G10]。

脫貧攻堅的政治優勢還體現在開展黨的專項巡視。這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首次,通過巡視提高各級領導干部的政治站位,把中央關于脫貧攻堅的決策部署落到實處。嚴格的約談制度、多方位監督機制、較真碰硬的問責辦法,以及扶貧領域的作風治理,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無不體現了黨抓脫貧攻堅的政治優勢。

集中力量辦大事是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重要體現。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最大的優勢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這是我們成就事業的重要法寶”[4]。實踐證明,社會主義制度具有的強大整合能力和動員能力,不僅能夠有效配置扶貧資源要素,充分調動市場、社會力量參與,而且,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要求其最大程度實現人民的利益訴求,這就決定了政策供給和政策體系的更強針對性。除了中國,全球還沒有哪一個國家的制度能夠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的力量投入脫貧攻堅這樣一件民生大事上,這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中國扶貧工作、脫貧攻堅的巨大成就,所蘊含的正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

中國扶貧帶動論。通過發展帶動減貧,是全球性的普遍共識,也是中國扶貧脫貧的重要理念。一是經濟增長帶動。經濟發展確實能帶動大規模的減貧,但是當經濟社會發展水平達到一定程度,特別是在經濟增長放緩的時候,增長帶動減貧的作用逐步減弱,需要創新增長方式、需要增長具有更強的包容性。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保持持續高速穩定增長,同時實施一系列有利于窮人脫貧的扶持政策,從而實現了經濟快速增長和貧困人口大幅度減少的同步。但是,進入新世紀第二個十年,中國的貧困人口大分散小集中,個體性致貧原因突出而多樣化,傳統的經濟增長帶動已經很難實現較好減貧效果,這實際上形成了實施精準扶貧、脫貧攻堅的客觀基礎。二是區域發展帶動。中國始終強調將扶貧寓于發展之中,在發展中解決貧困問題,這是理解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基本方法論。通過區域發展帶動減貧,這是中國開啟專項扶貧行動之初的主要理念和重要路徑,就是確定發展落后連片地區、貧困縣,在投入、政策方面進行支持,旨在通過加快區域發展帶動貧困人口脫貧。從全球和中國區域發展帶動減貧效果看,在一定時期、一定的條件下,這是有效的扶貧方式,但是隨著貧困特征、發展條件的變化,這種方式的局限性就會逐步凸顯,帶動力逐步減弱。三是產業發展帶動。產業發展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沒有產業發展,其他方面的脫貧還是缺乏可持續性。發展產業帶動減貧,是全球減貧難題[11]。中國在產業扶貧方面進行了長期探索,積累了許多成功的做法和模式,其背后的規律性,構成了中國扶貧帶動論的重要內容。

從中國脫貧攻堅成果看,貧困縣在脫貧摘帽進程中,縣域經濟社會發展速度明顯加快,有的縣短短幾年,經濟增長總量在全省排位上升了十多個位次,說明了脫貧攻堅對加快縣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顯著作用。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在減貧中促進發展,其背后的理論邏輯可能是對于傳統涓滴理論的時代創新。涓滴理論就是要加快地方的發展,通過經濟發展分流一些好處,讓貧困人口受益,貧困地區受益,從而帶動更均衡的發展。脫貧攻堅是反其道而行之,是以脫貧為目標,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的集中支持貧困縣脫貧摘帽、貧困村出列、貧困人口脫貧,從而推動和拉動區域整體發展。這是基于全中國范圍實踐的學理性認識,也是中國扶貧帶動論的創新,對于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減貧發展無疑具有借鑒價值。過去幾十年,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的援助,效果并不理想,中國扶貧帶動理論的形成發展,對于構建非政治性的、以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目標的國家發展援助新體系,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中國扶貧改革論。改革開放在帶動國家整體層面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推動中國現代化建設過程中,也推動中國扶貧開發取得了舉世矚目成就。中國有組織、有計劃、大規模的扶貧開發,是在改革開放以后啟動實施的,因而中國扶貧開發也體現了改革開放的偉大歷程和成就,其理論成果體現在中國扶貧改革論的形成發展。

扶貧體制機制制度的創新。從1949年成立新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基本建立,開啟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改革,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為貧困人口脫貧發展、消除絕對貧困、緩解相對貧困奠定制度基礎。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目標和本質特征就是共同發展、共同富裕。在發展中考慮效率,但更要考慮公平。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貫徹新發展理念,實施高質量發展,就是要把發展目的回歸到社會主義制度獨特的優越性上。體制機制、模式創新始終伴隨扶貧開發工作進程,脫貧攻堅以來更是圍繞著精準扶貧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創新,不斷完善消除絕對貧困的治理體系,成為我國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最生動實踐。

貧困治理體系創新。在習近平扶貧論述引領下,中國構建了以精準扶貧為核心的新貧困治理體系,包含目標體系、責任體系、工作體系、政策體系、投入體系、社會動員體系、動力體系、監督體系、考核評估體系等。每一個體系相對獨立,相互支撐,構成相互關聯、內在嚴密的治理體系。解決絕對貧困治理體系的形成,既是扶貧領域深化改革的內容,也是深化改革的成果。

扶貧領域對外開放。中國的扶貧開發始終體現開放的時代特征。扶貧領域的開放,實際上也是扶貧領域的改革??諾鬧匾諶鶯捅曛揪褪欠⒒郵諧≡詵銎豆ぷ髦械木齠ㄐ宰饔?。盡管從實踐看,特別是在脫貧攻堅階段,如何發揮市場在脫貧攻堅中的作用,在一定程度還沒有真正破題,更多依靠的是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但是,實踐探索的不斷深化并不妨礙理論的形成與發展。中國扶貧改革開放還體現在中國減貧的“引進來”和“走出去”。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后期和整個九十年代,中國扶貧通過在中國開展國際減貧合作,引進國際成功的減貧理念和方法,促進了中國扶貧理論實踐的發展。

進入二十一世紀,前十年的中國國際減貧合作,體現了“引進來”和“走出去”互動特征?!白叱鋈ァ本褪羌喲籩泄醞夥⒄乖Χ?,開展以中國扶貧經驗交流分享為主要內容的國際交流。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國際減貧合作逐步轉到以“走出去”為主的新階段,更多的是在對外發展援助、國際合作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中注重扶貧領域經驗知識的交流借鑒。

中國扶貧兩動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深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和黨政機關定點扶貧,調動社會各界參與脫貧攻堅積極性,實現政府、市場、社會互動和行業扶貧、專項扶貧、社會扶貧聯動?!吧緇岱銎讀蕉邸筆竅敖階蓯榧嵌雜謚泄厴緇岱銎短逑檔淖钚賂爬ê頭岣環⒄??!傲蕉邸?,涉及六個方面:政府、市場、社會,這是從扶貧的力量主體而言,不僅需要政府主導,更需要市場發揮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還需要社會的參與和補充。行業扶貧、專項扶貧、社會扶貧,是從扶貧的組織方式而言,不僅需要行業部門把扶貧納入本行業發展作出優先安排,專門開展的扶貧要發揮主力軍作用,還需要社會扶貧與行業、專項形成良性互動。

“兩動論”的核心就是要求相關主體及其行動能夠形成良性互動體系。構建大扶貧格局,是中國扶貧開發的特色經驗,不僅是靜態的東西部扶貧協作、中央國家機關定點幫扶、民營企業、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的參與,而且要形成互動。比如,市場作用得不到充分發揮,脫貧成果就很難具有可持續性。

社會動員不足,就無法通過社會參與,從而通過脫貧攻堅、解決絕對貧困,以激發每一個社會成員內心深處最本質的扶貧濟困情懷和人性。脫貧攻堅正是最能觸動每一個人扶貧濟困、守望相助善心的舉措,是社會實現更加和諧的重要路徑。

中國扶貧扶志論。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扶貧開發,最根本的特征就是開發式扶貧。新時代脫貧攻堅,習近平扶貧論述的重要思想之一就是要強調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注重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習近平關于扶貧扶智扶志結合的重要論述,為進一步激發內生脫貧動力、實現穩定脫貧提供了科學指引,形成中國扶貧扶志理論。

激發內生動力是扶貧脫貧的根本目標。堅持開發式扶貧方針,把發展作為解決貧困的根本途徑,把內生動力激發、提升、培育作為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重要內容和根本目標,以實現貧困地區貧困人口內源式發展。做好對貧困地區干部群眾的宣傳、教育、培訓、組織工作,堅持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理念指導扶貧開發,豐富貧困地區文化活動,加強貧困地區社會建設,提升貧困群眾教育、文化、健康水平和綜合素質,振奮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精神風貌[10]。加強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激發貧困群眾積極性和主動性,激勵和引導他們靠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使脫貧具有可持續的內生動力。

尊重貧困群眾脫貧攻堅的主體地位。充分發揮貧困群眾在脫貧攻堅中的主體作用,采取系統性措施,從理念到落實,讓貧困群眾在項目選擇、設計、實施、管理、監督、驗收、后續管理全過程每一個環節發揮主體作用,強化貧困群眾的主體意識和擁有感,最大程度提升貧困群眾在脫貧攻堅中的獲得感。引導貧困群眾樹立主體意識,發揚自力更生精神,激發改變貧困面貌的干勁和決心,靠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堅持依靠人民群眾,充分調動貧困群眾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堅持扶貧和扶志、扶智相結合,正確處理外部幫扶和貧困群眾自身努力關系,培育貧困群眾依靠自力更生實現脫貧致富意識,培養貧困群眾發展生產和務工經商技能,組織、引導、支持貧困群眾用自己辛勤勞動實現脫貧致富,用人民群眾的內生動力支撐脫貧攻堅。

多措并舉激發內生動力。扶貧必扶智。統籌安排使用扶貧資源,把各部門制定的政策措施落實到位,創造可持續發展條件,激活內生動力,加大教育、健康扶貧力度,調動群眾積極性和主動性,建立健全穩定脫貧長效機制,注重提高脫貧質量。針對精神貧困的綜合性成因,采取綜合性舉措。教育扶貧阻斷貧困代際轉移,健康扶貧降低貧困脆弱性和因病致貧的風險性,發展產業就業增加收入,“富口袋”為“富腦袋”提供支撐。

外部幫扶與內生動力結合。改變習慣的送錢送物方式,堅持“扶貧先扶智,扶貧先扶志”,深入細致做好群眾的思想工作,幫助貧困群眾提高增收致富的能力,幫助貧困群眾擺脫思想貧困、意識貧困。

從政策設計上,形成正向引導激勵機制,防止政策“養懶漢”;加強教育宣傳,通過典型引導貧困群眾自力更生,在外力幫助下實現自主脫貧、穩定脫貧;改變外在幫扶方式,創新各類更有利于調動貧困群眾參與的途徑方式,把扶貧脫貧和貧困群眾的自我發展能力建設有機結合起來[6]。

注重貧困地區基層干部的能力建設和素質培養。把夯實農村基層黨組織同脫貧攻堅有機結合起來。根據貧困村的實際需求精準選配第一書記、精準選派駐村工作隊。切實加強對基層干部的培訓,著力提高他們的能力和素質。特別是通過有效培訓,幫助基層干部轉變傳統觀念。幫助基層干部理解和掌握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方法和要求,理解和掌握“六個精準”的根本要求,“五個一批”的脫貧路徑,解決“四個問題”方式方法。幫助基層干部理解和掌握組織群眾、發動群眾參與的能力和技能。

三、中國扶貧脫貧的主要方法與路徑

從扶貧脫貧方法看,綜合扶貧、精準扶貧、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是實現穩定脫貧的主要路徑。

中國扶貧綜合論。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扶貧戰略及政策演進具有鮮明的綜合性特征,逐步形成了綜合扶貧理論和實踐模式。

貧困是多維的。無論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國實施的《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1994-2020年)》,還是《中國農村扶貧綱要(2001-2010年)》,都逐步體現多維貧困的扶貧需求及其綜合扶貧的戰略政策取向。新時代脫貧攻堅,不僅要實現貧困人口脫貧、也要實現貧困縣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2015年印發的《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不僅關注貧困對象“兩不愁三保障”,而且扶貧措施體現了對貧困人口地位尊嚴、公平權利、均等機會、能力素質、精神面貌和心理狀態的關注和注重。從理念上,超越了傳統關于多維貧困的認知。

貧困需要綜合治理。綜合治理貧困是中國開發式扶貧的主要特征,不僅要貧困人口脫貧,而且要加快貧困地區的發展。不僅要發展產業確保貧困人口穩定持續增收,而且要保障其基本教育、健康需求,全面提升貧困地區路、水、電、房、網絡水平?!拔甯鲆慌本擠銎堵肪兜鬧匾枷?,是中國綜合扶貧理論的實踐呈現[5G7]。

開發式扶貧和保障性扶貧結合??⑹椒銎兜募偕枋瞧獨絲謨欣投芰?,貧困是因為缺資金支持沒有扶貧項目,因此,傳統扶貧就是提供專項資金,實施扶貧項目。實行精準扶貧,對貧困人口進行精準識別以后,中國的扶貧進入了開發式扶貧與保障性扶貧結合階段。對于一部分沒有勞動力或只有弱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顯然通過開發式扶貧無法解決他們的脫貧問題,這部分貧困人口只能通過保障性扶貧提供兜底保障。這就需要建立保障性扶貧的政策體系與開發式扶貧有機銜接,確保每一個貧困人口都得到精準扶持。

中國扶貧精準論。精準扶貧是習近平扶貧論述的精髓,是一套內涵豐富、邏輯嚴密的思想體系。從哲學基礎看,精準扶貧思想包括實事求是和從實際出發、普遍聯系與統籌兼顧、對立統一與重點論等基本哲學理論。從政治基礎看,精準扶貧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和發揮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從主要內容看,精準扶貧思想是做到“六個精準”,實施“五個一批”,解決“四個問題”內在邏輯嚴密的體系。做到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等“六個精準”,是精準扶貧的基本要求;實施“五個一批”是指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是精準扶貧實現途徑;解決好扶持誰、誰來扶、怎么扶、如何退等“四個問題”,是精準扶貧的關鍵環節;推進貧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精準扶貧的主要目標[8]。

中國精準扶貧論是以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為實踐形態的思想體系。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是一項系統工程,由核心內容、實現路徑、根本要求、保障體系和落實行動等各相互作用、相互促進的子系統耦合而成、具有內在邏輯關聯的貧困治理體系[9G10]。精準扶貧的核心內容就是做到“六個精準”、實施“五個一批”、解決好“四個問題”。精準扶貧的根本要求就是要通過創新來實現轉變。主要是創新扶貧開發路徑,實現扶貧方式由“大水漫灌”向“精準滴灌”轉變;創新扶貧資源使用方式,讓資源使用由“多頭分散”向“統籌集中”轉變;創新扶貧開發模式,由偏重“輸血”扶貧向注重“造血”扶貧轉變;創新扶貧開發考核評估體系,由考核扶貧過程向考核脫貧成效轉變。精準扶貧的體系保障包含多個相互關聯的元素,其中觀念轉變是前提,政策措施是關鍵,組織保障和能力建設是根本。

中國精準扶貧論在具體實踐中形成了一系列精準扶貧工程或行動。如開展教育、健康、金融、交通、水利、勞務協作對接、危房改造和人居改善、科技、中央企業百縣萬村幫扶、民營企業萬企幫萬村十大精準扶貧行動,實施貧困村提升、職業教育培訓、扶貧小額信貸、易地扶貧搬遷、電商扶貧、旅游扶貧、光伏扶貧、構樹扶貧、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培訓、扶貧龍頭企業帶動等十項精準扶貧工程。

中國扶貧銜接論。如期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一項長期的艱巨任務,需要長短結合、分步推進、穩扎穩打、久久為功。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把脫貧攻堅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有機結合起來。這是重要的理論和實踐創新。只有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才能為鄉村振興奠定堅實基礎。只有實現鄉村振興,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問題?;諳敖階蓯榧槍賾諭啞豆ゼ嵊胂绱逭裥訟謂又匾凼齠ü溝鬧泄啞豆ゼ嵊胂绱逭裥訟謂永礪劬哂腥蚱帳市?。

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從目標上看,脫貧攻堅的直接成效,將為貧困地區、特別是貧困村振興奠定基礎。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將為貧困群眾穩定脫貧進而致富創造環境、增強造血功能。

從鄉村發展邏輯看,脫貧攻堅具有多維貧困治理特點,多維貧困治理的特性使脫貧攻堅有效推動農村貧困人口全面發展和貧困鄉村整體發展,因而與鄉村振興的發展需要相契合[12]。從實踐進程看,脫貧攻堅的歷史性成就為貧困地區鄉村振興奠定了堅實基礎。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由近億人減少到數百萬人。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顯著改善。貧困地區一大批特色優勢產業得到培育壯大,貧困地區生態環境明顯改善,農村基層治理能力和管理水平大幅提升,農村基層黨組織創造力凝聚力戰斗力明顯增強。

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全面實施形成的理論方法、治理體系安排,為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效實施提供了重要借鑒。脫貧攻堅的成功實踐為鄉村振興提供了精準思維、系統思維、辯證思維等思維方法。

脫貧攻堅以精準扶貧為基本方略,引發的“三變”改革、“減貧大數據”系統的運用、“四到縣”的改革、扁平化政府管理、督查完善考核評估體系完善、駐村幫扶方式的探索、新型產業扶貧體系構建以及推進新型金融扶貧、資本市場扶貧、保險扶貧、電商扶貧、基層組織建設等體制機制模式創新,無疑都為鄉村振興提供了實踐方法參考[12]。

四、中國扶貧脫貧的偉大實踐和理論創新為全球減貧指明了方向

從扶貧價值觀看,消除貧困是人類的共同使命,推進國際減貧合作,有利于更充分發揮中國減貧軟實力、增強中國在全球治理中的話語權、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中國扶貧合作論。習近平扶貧重要論述從攜手消除貧困、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指明了全球減貧合作的方向,闡述了充分發揮國家扶貧軟實力的重大意義,拓展了中國扶貧工作的價值內涵,指引了中國扶貧合作論的形成發展。

中國扶貧是重要的國家軟實力?!爸泄鞘瀾縞獻畬蟮姆⒄怪泄?,一直是世界減貧事業的積極倡導者和有力推動者。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民積極探索、頑強奮斗,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盵1,10]“消除貧困是人類的共同使命。中國在致力于消除自身貧困的同時,始終積極開展南南合作,力所能及向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援助,支持和幫助廣大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消除貧困?!盵1,10]顯然,中國的扶貧事業是全球減貧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內扶貧工作的開展與國際減貧合作的加強密不可分。

中國扶貧合作論實際上為大國外交、“一帶一路”倡議以及援外大局等重大戰略的制定和實施提供了理論支撐。對國內,有利于充分發揮扶貧軟實力,增強我國在全球治理中的話語權,樹立全球大國形象。對國際,習近平總書記創造性的提出“沒有貧困、共同發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1]主張,不僅為紛爭的國際社會找到了底線共識,也為未來國際關系的建構提供了目標選擇。

中國扶貧合作論實際上是通過減貧合作,把中國的前途命運同各國人民的前途命運緊密結合起來,把中國發展同發展中國家共同發展緊密結合起來,把中國脫貧攻堅與人類消除貧困的共同使命緊密結合起來,強調推動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減貧交流合作關系,強調消除貧困是人類的共同使命,為國際社會攜手消除貧困,促進共同發展,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了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的寬廣胸懷、全球視野和使命擔當精神。

參考文獻

[1] 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習近平扶貧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
[2] 王琳,唐子茜.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的理論新發展與經驗總結[J].經濟問題探索,2017(12):181G185.
[3] 本書編寫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輔
導讀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9.
[4] 人民日報社.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在京隆重舉行[N].人民日報,2016G07G02(01).
[5] 習近平.攜手消除貧困 促進共同發展[N].人民日報,2015G10G17(002).
[6] 黃承偉.一諾千金[M].南寧:廣西人民出版社,2019.
[7] 人民日報社.脫貧攻堅 不獲全勝決不收兵[N].人民日報,2019G10G23(019).
[8] 黃承偉.決勝脫貧攻堅的若干前沿問題[J].甘肅社會科學,2019(6):1G8.
[9] 黃承偉.習近平扶貧思想體系及其豐富內涵[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6,36(6):129G133.
[10]黃承偉.激發內生動力 指引中國穩定脫貧實踐[J].中國教育發展與減貧研究,2018(1):7G31.
[11]黃承偉.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N].貴州日報,2018G11G20(010).
[12]黃承偉.論中國新時代扶貧理論實踐研究[J].華中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1G7,162

相關文章
{ganrao}